34
阅读
0
评论
分享
论著
激光多普勒成像对烧伤深度诊断价值的荟萃分析
中华烧伤杂志, 2017,33(05): 301-308.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7.05.009
摘要
目的

应用荟萃分析方法系统评价激光多普勒成像(LDI)对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诊断价值。

方法

以"burn、burns、burn depth、laser Doppler imaging、laser Doppler perfusion imaging、LDI、LDPI"为检索词检索《PubMed》《Cochrane Library》数据库,以"烧伤、烧伤深度、激光多普勒、激光多普勒血流灌注成像、激光多普勒成像仪"为检索词检索《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数据库》《维普数据库》,搜索各数据库自建库起至2015年10月公开发表的有关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文献。采用诊断准确性研究质量评价工具2评估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采用Meta-DiSc 1.4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评估纳入研究间的异质性;计算纳入研究中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合并效应量,包括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及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与Q*指数;采用敏感性分析验证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效应量结果的稳定性;采用亚组分析寻找纳入研究间异质性来源。绘制Deek漏斗图评估纳入研究结果引起的发表偏倚。

结果

共纳入5篇符合入选标准的文献,包括138例患者、179个创面。纳入研究中仅1项偏倚风险低、其余4项偏倚风险高/不确定;在临床适用性方面,仅1项临床适用风险度高/不确定、其余4项临床适用风险度低。纳入研究间不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受试者工作特征平面图中散点分布未见呈"肩臂"状,βs=0.01,P>0.05),纳入研究间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高度异质性(敏感度I2=54%)。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分别为95%(95%置信区间为88%~99%)、96%(95%置信区间为90%~99%)、9.75(95%置信区间为4.35~21.81)、0.11(95%置信区间为0.05~0.22)、257.93(95%置信区间为58.96~1 128.41),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为0.98、Q*指数为94%。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效应量结果稳定性好,异质性来源可能为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LDI设备型号以及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Deek漏斗图显示,不存在纳入研究结果引起的发表偏倚(P>0.05)。

结论

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及Q*指数均较高,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大,阴性似然比较低,具有较高的诊断价值。

引用本文: 黄莺, 邱林, 梅爱莲, 等.  激光多普勒成像对烧伤深度诊断价值的荟萃分析 [J]. 中华烧伤杂志,2017,33( 5 ): 301-308.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7.05.009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34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烧伤创面的深度是判断烧伤患者伤情、选择合理治疗方式及预测患者预后的重要依据[1,2]。在临床工作中,烧伤创面深度大多数由烧伤外科医师依据其临床经验按创面表现来判断,其中Ⅰ、Ⅲ度烧伤创面诊断准确率高,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诊断准确率仅为65%~70%[3]。目前临床上公认,组织活检法及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为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标准诊断方法。组织活检法耗时、费力、有创,故临床上运用较少。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是指在伤后数天通过肉眼观察创面的愈合情况来判断创面深度,一般来说,经过保守治疗,伤后14 d内能完全上皮化的创面被认为是浅Ⅱ度的,而大于14 d仍然不能愈合的创面则被认为是深Ⅱ度的,但学者们对于该时间节点也有不同观点,目前常用的有伤后10、12、21 d等[4]

烧伤深度理想的诊断方法需要准确性高、操作及结果解释简单、费用低,并且对患者造成的风险及不舒适感小。近年来国内外陆续报道了一些诊断烧伤创面深度的客观方法,如荧光检测技术、激光多普勒技术、热成像技术、光谱技术、磁共振技术等[5,6,7,8,9,10],其中激光多普勒成像(LDI)技术相关研究越来越多,该技术无创、操作简便,被认为是最有前途及价值的方法之一[11,12]。研究显示,LDI在评估烧伤深度、预测创面愈合时间[13]、指导选择治疗方式[14]及预测是否产生增生性瘢痕[15,16]方面应用广泛,尤其是在诊断烧伤深度上有着较高的准确性;但相关研究样本量小,可能不能反映LDI诊断烧伤深度准确性的真实性。本研究搜集了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研究,以组织活检法及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作为对照诊断方法,通过荟萃分析方法进行汇总分析,以期能够客观、系统评价LDI对烧伤深度的诊断价值,进一步促进其在临床中的应用。

1 材料与方法
1.1 文献入选标准

纳入标准:(1)公开发表。(2)文种限中文和英文。(3)研究对象为年龄大于或等于16岁烧伤患者,致伤原因不限,创面数大于或等于10个。(4)研究内容为评估LDI对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诊断价值。(5)对照诊断方法为组织活检法或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6)可以提取真阳性数、假阳性数、假阴性数、真阴性数,真阳性数指LDI及对照诊断方法结果均为深Ⅱ度的创面个数,真阴性数指LDI及对照诊断方法结果均为浅Ⅱ度的创面个数,假阳性数指LDI诊断为深Ⅱ度而对照诊断方法结果为浅Ⅱ度的创面个数,假阴性数指LDI诊断为浅Ⅱ度而对照诊断方法结果为深Ⅱ度的创面个数。排除标准:(1)综述、病例报告。(2)无法获得原文。(3)重复文献。

1.2 文献检索

(1)以"burn、burns、burn depth、laser Doppler imaging、laser Doppler perfusion imaging、LDI、LDPI"为检索词检索《PubMed》《Cochrane Library》数据库,以"烧伤、烧伤深度、激光多普勒、激光多普勒血流灌注成像、激光多普勒成像仪"为检索词检索《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数据库》《维普数据库》,文献发表时间为各数据库自建库起至2015年10月。(2)由本文第1、3作者分别独立对检索到的文献剔重后,依据入选标准依次通过阅读文献题目、摘要和全文进行筛选。如有争议,2人讨论后决定,如仍有争议则由本文通信作者判定。(3)浏览通过检索所获文献的参考文献,手动检索符合入选标准但未检索到的文献。

1.3 资料提取

由本文的第1、3作者分别独自提取相关资料并汇总,汇总时如遇分歧通过协商决定。提取资料包括:文献第1作者所属单位所在国、设计方法、是否采用盲法、总患者数、性别、年龄、总创面数、创面面积、对照诊断方法、LDI设备型号、真阳性数、假阳性数、真阴性数、假阴性数。

1.4 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评估

由本文第1、3作者采用RevMan 5.2统计软件中的诊断准确性研究质量评价工具2(QUADAS-2)[17,18,19]评价纳入研究的质量,并交叉核对,如遇分歧,则由通信作者判断。该工具包括病例选择、待评价诊断方法、对照诊断方法、病例流程和进展情况等4个部分,每个部分都进行偏倚风险的评估,前3个部分同时进行临床适用性的评估。

在偏倚风险评估中,每个部分均纳入了一些帮助评价者判断研究偏倚风险的标志性问题,评价者根据各项纳入研究的具体情况,每个问题用"是"、"否"或"不清楚"来评价。汇总本部分的所有标志性问题结果,综合评定各项纳入研究在本部分偏倚风险情况。若所有标志性问题评价均为"是",那么该研究在本部分偏倚风险低;若所有标志性问题评价均为"否"或者仅有"否"和"不清楚",那么该研究在本部分偏倚风险高;若标志性问题评价中仅有"是"和"否"或者仅有"是"和"不清楚",则该研究在本部分偏倚风险不确定。

在临床适用性方面,评估各项纳入研究在每个部分的临床适用风险度,用"低"、"高"或"不确定"来评价,分别代表纳入研究在各个部分临床适用风险度低、高、不确定。

总结纳入研究的QUADAS-2评估结果,若1项研究在偏倚风险或临床适用性所有部分全部为低风险,则判定该研究为偏倚风险低或临床适用风险度低;若1项研究在偏倚风险或临床适用性各部分有1个或几个高或不确定风险,则判定该研究为偏倚风险高/不确定或临床适用风险度高/不确定。

1.5 荟萃分析
1.5.1 异质性分析

采用Meta-DiSc 1.4统计软件分析。根据提取到的真阳性数、假阳性数、真阴性数、假阴性数,计算纳入研究各自的结局指标,即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同时计算其95%置信区间。(1)通过敏感度和特异度数据生成受试者工作特征平面图,若图中散点分布类似于"肩臂"状,表示纳入研究间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进一步生成Spearman相关系数βs,若为正值且P<0.05,则验证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20]。(2)对纳入研究各自的5项结局指标及其95%置信区间进行χ2检验(结果以χ2值、Q值表示),P≤0.01表示纳入研究间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P>0.01表示纳入研究间不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进一步根据χ2检验结果计算I2值,来定量分析纳入研究间由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I2=0表示不存在异质性,0<I2≤25%表示存在低度异质性,25%<I2≤50%表示存在中度异质性,I2>50%表示存在高度异质性[21,22]。根据《Cochrane干预措施系统评价手册》,当纳入研究数较少(小于10)时,χ2检验可能出现检验效能不高的情况,此时的异质性判定可能不准确,需要结合I2值判定,即以I2值来确定有无异质性及异质性的高低,且以敏感度与特异度中最大的I2值来确定纳入研究间总体异质性高低[23]

1.5.2 合并效应量

采用Meta-DiSc 1.4统计软件分析。如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根据纳入研究各自的敏感度和特异度及其95%置信区间生成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计算曲线下面积及Q*指数。若不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当纳入研究间不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或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低度异质性时采用固定效应模型,当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中、高度异质性时采用随机效应模型。以纳入研究各自的5项结局指标及其95%置信区间为基础,计算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合并效应量,包括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同时计算其95%置信区间,并同前生成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得出曲线下面积及Q*指数。

1.5.3 异质性来源分析

采用Meta-DiSc 1.4统计软件分析。(1)逐一去除纳入研究中单项研究后,对剩余的研究行敏感性分析,按1.5.2中方法生成4项研究的合并敏感度和特异度,评价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效应量结果的稳定性。如去除单项研究后合并敏感度及特异度无明显改变,表示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效应量结果的稳定性好;如去除单项研究后合并敏感度或特异度有明显改变,说明排除的该研究可能是异质性的来源。(2)进一步阅读纳入文献内容并按照异质性分析中偏倚风险评估内容,提出导致纳入研究间形成异质性的可能因素,行亚组分析寻找异质性来源。若分组后单个或2个亚组中研究间异质性较分组前纳入研究间总体异质性明显降低,则说明该分组因素可能是异质性来源;若分组后亚组中研究间异质性与分组前纳入研究间总体异质性相比无明显改变,则说明该分组因素可能不是异质性来源。

1.5.4 发表偏倚

采用Stata 13.0统计软件绘制Deek漏斗图,评估纳入研究结果引起的发表偏倚,P<0.05表示存在发表偏倚,P≥0.05表示不存在发表偏倚。

2 结果
2.1 文献检索结果及纳入研究基本资料

共检索出文献208篇,经入选标准严格审核筛选,最终纳入本荟萃分析的文献共5篇[24,25,26,27,28](图1),均为英文文献。5篇文献共包括138例患者、179个创面,5篇文献的基本资料见表1

表1

纳入荟萃分析5篇文献的基本资料

表1

纳入荟萃分析5篇文献的基本资料

第1作者(发表年份)第1作者所属单位所在国设计方法是否采用盲法总患者数(例)性别(例)年龄(岁)总创面数(个)
Riordan CL[24](2003)美国前瞻性221933235
Hoeksema H[25](2009)比利时前瞻性403373740
Erba P[26](2012)瑞士前瞻性159649.6015
Pape SA[27](2001)英国前瞻性48>1876
Niazi ZB[28](1993)英国前瞻性139429.7617
第1作者(发表年份)创面面积(%TBSA)对照诊断方法LDI设备型号真阳性数(个)假阳性数(个)真阴性数(个)假阴性数(个)
Riordan CL[24](2003)1~30组织活检法PIM#Ⅱ LDI161180
 Hoeksema H[25](2009) 3~50组织活检法+伤后21 d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Moor LDI 14 2 24 0
 Erba P[26](2012) —伤后10 d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Flux EXPLOER LDI 10 1 4 0
 Pape SA[27](2001) —组织活检法+伤后21 d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Moor LDI 25 0 43 4
Niazi ZB[28](1993)1~12组织活检法Newcastle laser doppler scaner13040

注:"—"表示无此项;除文献[27]外,其余年龄均为平均年龄;LDI为激光多普勒成像

图1
文献筛选流程图
图1
文献筛选流程图
2.2 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评估情况

(1)偏倚风险。在病例选择部分,全部研究对象均为入院时临床医师凭经验不能明确诊断深、浅Ⅱ度创面的烧伤患者;在患者招募方面,2项研究[26,27]为明确连续招募且说明了收治时间范围,2项研究[25,28]界定了收治时间范围但未说明是否为连续招募,1项研究[24]未说明是否为连续招募及收治时间范围。纳入研究在本部分有2项研究偏倚风险低、3项研究偏倚风险不确定。在待评价诊断方法部分,仅1项研究[24]的LDI结果判读是在知晓对照诊断方法结果后界定的诊断参考值,其余均为提前确定诊断参考值。纳入研究在本部分有4项研究偏倚风险低、1项研究偏倚风险高。在对照诊断方法部分,所有纳入研究中的对照诊断方法均符合纳入标准且均能准确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其中4项研究[24,25,26,27]的对照诊断方法的判读不受LDI诊断结果影响,1项研究未说明对照诊断方法的判读结果是否受LDI诊断结果的影响[28]。纳入研究在本部分有4项研究偏倚风险低、1项研究偏倚风险不确定。在病例流程和进展情况部分,所有LDI与对照诊断方法的判定时间间隔均恰当;2项研究[25,27]采用组织活检法+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双重对照诊断方法,其中1项研究[27]中纳入总创面数与计算数据的总创面数不统一且并未说明情况。纳入研究在本部分有3项研究偏倚风险低、2项研究偏倚风险不确定。(2)临床适应性。1项研究[24]在病例选择部分临床适用风险度为不确定、在待评价诊断方法部分的临床适用风险度高,其余4项研究[25,26,27,28]在这2个部分的临床适用风险度均低;所有纳入研究在对照诊断方法部分的临床适用风险度均低。见图2

图2
5项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评价结果

注:1.病例选择,2.待评价诊断方法,3.对照诊断方法,4.病例流程和进展情况

图2
5项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评价结果

综上,纳入研究中仅1项研究[26]偏倚风险低、其余4项研究[24,25,27,28]偏倚风险高/不确定;在临床适用性方面,仅1项研究[24]临床适用风险度高/不确定、其余4项研究[25,26,27,28]临床适用风险度低。

2.3 荟萃分析结果
2.3.1 异质性分析

纳入研究各自的结局指标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及其95%置信区间情况见表2。(1)生成的受试者工作特征平面图中散点分布未见呈"肩臂"状(图3),进一步生成Spearman相关系数βs=0.01且P>0.05,综合判定纳入研究间不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2)χ2检验显示,纳入研究间不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P值均大于0.01);但因纳入研究数较少,结合I2值判定,纳入研究间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高度异质性(敏感度I2>50%)。见表2

表2

5项纳入研究各自的5项结局指标及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分析

表2

5项纳入研究各自的5项结局指标及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分析

第1作者敏感度(95%置信区间)特异度(95%置信区间)阳性似然比(95%置信区间)阴性似然比(95%置信区间)诊断比值比(95%置信区间)
Riordan CL[24]100(79~100)95(74~100)12.94(2.77~60.45)0.03(0~0.49)407.00(15.49~10 694.83)
Hoeksema H[25]100(77~100)92(75~99)10.44(3.19~34.13)0.04(0~0.56)284.20(12.74~6 340.54)
Erba P[26]100(69~100)80(28~99)3.82(0.95~15.36)0.06(0~0.95)63.00(2.13~1 861.08)
Pape SA[27]86(68~96)100(92~100)74.80(4.73~1 181.97)0.15(0.06~0.36)493.00(25.49~9 536.39)
Niazi ZB[28]100(75~100)100(40~100)9.64(0.69~133.98)0.04(0~0.61)243.00(4.18~14 123.44)
χ28.706.40
Q4.712.930.94
P0.070.170.320.570.92
I254381500

注:"—"表示无此项;χ2值、Q值、P值为χ2检验结果;I2值根据χ2检验结果计算得出,为百分数;敏感度及其95%置信区间数据均为百分数,特异度及其95%置信区间数据均为百分数

图3
5项纳入研究的受试者工作特征平面图

注:一个黑点代表一项研究,黑点大小与研究中总创面数相关

图3
5项纳入研究的受试者工作特征平面图
2.3.2 合并效应量

因纳入研究间存在由非阈值效应引起的高度异质性,故采用随机效应模型。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分别为95%(95%置信区间为88%~99%)、96%(95%置信区间为90%~99%)、9.75(95%置信区间为4.35~21.81)、0.11(95%置信区间为0.05~0.22)、257.93(95%置信区间为58.96~1 128.41),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为0.98、Q*指数为94%。

2.3.3 异质性来源分析

(1)敏感性分析结果显示,去除单项研究后合并敏感度为94%~100%、特异度为93%~97%,与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敏感度、特异度相近,判定纳入研究总体合并效应量结果的稳定性好。(2)笔者认为异质性来源可能为研究是否采用盲法、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LDI设备型号以及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亚组分析显示,按研究是否采用盲法分组后,盲法组研究间存在高度异质性(敏感度I2>50%),可见是否采用盲法可能不是异质性来源;按照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分组后,不确定偏倚风险组研究间不存在异质性(I2值均为0),低偏倚风险组研究间存在高度异质性(特异度I2>50%),可见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可能是异质性来源;按照LDI设备型号分组后,非Moor LDI组研究间不存在异质性(I2值均为0),Moor LDI组研究间存在高度异质性(特异度I2>50%),可见LDI设备型号可能是异质性来源;按照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进行分组后,含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组研究间存在高度异质性(特异度I2>50%),不含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组研究间不存在异质性(I2值均为0),可见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可能是异质性来源。见表3

表3

5项纳入研究异质性来源亚组分析

表3

5项纳入研究异质性来源亚组分析

分组因素与亚组研究数(项)敏感度(I2值)特异度(I2值)阳性似然比(I2值)阴性似然比(I2值)诊断比值比(I2值)
是否采用盲法      
 盲法组494(57)96(53)9.57(36)0.12(0)229.50(0)
 非盲法组1100(—)95(—)12.94(—)0.03(—)407.00(—)
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      
 低偏倚风险组290(60)98(79)14.30(81)0.14(0)202.03(0)
 不确定偏倚风险组3100(0)94(0)11.11(0)0.04(0)312.07(0)
LDI设备型号      
 Moor LDI组291(70)97(75)20.87(57)0.13(9)379.19(0)
 非Moor LDI组3100(0)93(0)6.95(0)0.04(0)182.22(0)
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      
 含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组393(61)96(67)10.34(59)0.13(0)226.90(0)
 不含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组2100(0)96(0)12.00(0)0.04(0)332.33(0)

注:"—"表示无此项;LDI为激光多普勒成像;敏感度、特异度、I2值数据均为百分数

2.3.4 发表偏倚

Deek漏斗图显示,不存在纳入研究结果引起的发表偏倚(P>0.05),即发表偏倚对本荟萃分析的影响小。

3 讨论

QUADAS-2通过评价荟萃分析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及临床适用性,一方面可以评估纳入研究的质量;另一方面可为后续寻找异质性来源提供思路,即选择其中的某个标志性问题或部分行亚组分析或回归分析。本荟萃分析纳入研究中大部分偏倚风险高/不确定,说明需要高度警惕纳入研究的偏倚风险;在临床适用性方面大部分研究临床适用风险度低,说明纳入研究临床适用性较好。根据评估结果可以看出,纳入研究中相对有较多研究在病例选择、病例流程和进展情况这2个部分偏倚风险不确定,故笔者根据这2个部分或其中的标志性问题进行亚组分析寻找异质性来源。

随着诊断方法的快速发展,诊断技术的提高,同一诊断方法在不同年代发表的文章中所采用的诊断界值常常不同,这些不同的诊断界值常导致研究间产生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本荟萃分析纳入研究间LDI设备型号(对应的诊断界值)不同,虽然结果得出不存在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但因纳入的研究数较少,结果可能不准确,故笔者后续仍探讨了LDI设备型号是否为异质性的来源。结果显示LDI设备型号可能为异质性来源,进一步说明当纳入研究较少时,对阴性的阈值效应结果进行解释时需谨慎。又因本荟萃分析研究间存在非阈值效应引起的异质性,分析纳入文献的内容及文献偏倚风险评估过程,笔者还选择了是否采用盲法、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及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行亚组分析来寻找异质性来源。结果显示是否采用盲法可能不是异质性来源,病例选择的偏倚风险及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可能是异质性来源,进而提示在制订某种诊断方法的诊断价值的研究设计时,应该考虑这些因素。但因本荟萃分析纳入研究数量较少,所得结论需要后续更多或更大样本量的研究来证实。

诊断性试验的荟萃分析是一种评价某种诊断方法的准确性及重要性的研究方法。其目的是评价诊断试验对目标疾病诊断的准确性及真实性,其常用的指标通常为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阴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及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及Q*指数[22]。就本研究而言,敏感度与特异度反映LDI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准确性,数值越大说明LDI的准确性越高。似然比反映待评价诊断方法结果的可信度,其中阳性似然比数值越大,反映LDI诊断结果为深Ⅱ度时实际上创面也是深Ⅱ度的概率越大;阴性似然比数值越小,反映LDI诊断结果为浅Ⅱ度时实际上创面也为浅Ⅱ度的概率越大。诊断比值比是阳性似然比与阴性似然比的比值,取值大于1时,值越大说明LDI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能力越强;取值小于1时,表示创面实际结果为浅Ⅱ度时可能被LDI诊断为深Ⅱ度;取值等于1时,表示LDI无法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可以判断待评价诊断方法的效能[29],取值为0.5~1.0,当曲线下面积大于0.5时,越接近于1,说明LDI的诊断效能越好;而曲线下面积等于0.5时,说明LDI不能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Q*指数越大,说明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效能越高。

本荟萃分析结果显示,LDI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合并敏感度及特异度分别为95%和96%,远远超过仅靠临床经验的准确率65%~70%,表明LDI能准确地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且误诊率低,这对临床医师,特别是低年资医师在判断模糊不清的烧伤创面深度方面有很大帮助。汇总得到的阳性似然比和阴性似然比分别为9.75及0.11,说明当使用LDI扫描创面诊断为深、浅Ⅱ度时结果可信,错误的诊断概率较小,这也为其在烧伤创面诊断的广泛应用进一步提供了证据支持。合并诊断比值比为257.93,且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为0.98,Q*指数为94%,均说明LDI区分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能力高。综上,在烧伤早期以及治疗过程中,使用LDI能较准确地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

本研究存在以下局限:(1)纳入研究全部以英文发表,发表时间为1993—2012年,跨度大,因此可能存在发表语言及时间偏倚。(2)各研究中的患者年龄、性别、致伤原因、创面面积、创面部位、LDI设备型号、对照诊断方法的选择等客观条件不同,因纳入研究数及资料信息有限,未能对上述因素全部进行亚组分析,可能对异质性的来源分析不全面。(3)部分研究中对照诊断方法为创面临床愈合情况观察,但时间不一致(伤后10、21 d等),不排除存在判读偏倚。

综上所述,当前的证据显示,LDI对诊断深、浅Ⅱ度烧伤创面的敏感度、特异度、阳性似然比、诊断比值比及Q*指数均较高,综合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下面积大,阴性似然比低,具有较高的诊断价值,但受纳入研究质量和数量限制,以上结论仍需开展更多高质量研究予以验证。

参考文献
[1]
MonstreyS, HoeksemaH, VerbelenJ, et al. Assessment of burn depth and burn wound healing potential[J]. Burns, 2008, 34(6): 761-769. DOI: 10.1016/j.burns.2008.01.00910.1053/j.ajkd.2012.09.020.
[2]
ParkYS, ChoiYH, LeeHS, et al. The impact of laser Doppler imaging on the early decision-making process for surgical intervention in adults with indeterminate burns[J]. Burns, 2013, 39(4):655-661. DOI: 10.1016/j.burns.2012.09.00410.1053/j.ajkd.2012.09.020.
[3]
HopMJ, StekelenburgCM, HiddinghJ, et al. Cost-effectiveness of laser Doppler imaging in burn care in the Netherland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Plast Reconstr Surg, 2016, 137(1): e166-176. DOI: 10.1097/PRS.000000000000190010.1053/j.ajkd.2012.09.020.
[4]
KhatibM, JabirS, Fitzgerald O′ConnorE,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volution of laser Doppler techniques in burn depth assessment[J]. Plast Surg Int, 2014, 2014: 621792. DOI: 10.1155/2014/62179210.1053/j.ajkd.2012.09.020.
[5]
KamolzLP, ParviziD, LumentaDB. The use of Indocyanine green dye angiography in burns[J]. Burns, 2014, 40(4): 776-777. DOI: 10.1016/j.burns.2013.11.01910.1053/j.ajkd.2012.09.020.
[6]
HardwickeJ, ThomsonR, BamfordA, et al. A pilot evaluation study of high resolution digital thermal imaging in the assessment of burn depth[J]. Burns, 2013, 39(1):76-81. DOI:10.1016/j.burns.2012.03.01410.1053/j.ajkd.2012.09.020.
[7]
ChinMS, BabchenkoO, Lujan-HernandezJ, et al. Hyperspectral imaging for burn depth assessment in an animal model[J]. Plast Reconstr Surg Globa Open, 2016, 3(12):e591. DOI: 10.1097/GOX.000000000000055810.1053/j.ajkd.2012.09.020.
[8]
MiharaK, ShindoH, MiharaH, et al. Early depth assessment of local burns by videomicroscopy: a novel proposed classification[J]. Burns, 2012, 38(3): 371-377. DOI: 10.1016/j.burns.2011.08.02010.1053/j.ajkd.2012.09.020.
[9]
余鸿鸣范海建李茗. 显微线圈MR皮肤成像判断烧伤程度的实验研究[J]. 临床放射学杂志2013, 32(6): 882-885. DOI: 10.13437/j.cnki.jcr.2013.06.01810.1053/j.ajkd.2012.09.020.
[10]
孙薇罗高兴吴军. 激光多普勒技术在烧伤创面深度及愈合时间评价中的应用进展[J]. 中华烧伤杂志2011, 27(4): 287-290.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1.04.01610.1053/j.ajkd.2012.09.020.
[11]
Burke-SmithA, CollierJ, JonesI. A comparison of non-invasive imaging modalities: infrared thermography, spectrophotometric intracutaneous analysis and laser Doppler imaging for the assessment of adult burns[J]. Burns, 2015, 41(8): 1695-1707. DOI: 10.1016/j.burns.2015.06.02310.1053/j.ajkd.2012.09.020.
[12]
GillP. The critical evaluation of laser Doppler imaging in determining burn depth[J]. Int J Burns Trauma, 2013, 3(2): 72-77.
[13]
刘晶许龙顺胡大海. 激光多普勒血流灌注成像在烧伤创面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 中华烧伤杂志2014, 30(2): 175-178. DOI: 10.3760/cma.j.issn.1009-2587.2014.02.01810.1053/j.ajkd.2012.09.020.
[14]
VenclauskieneA, BaseviciusA, ZacharevskijE, et al. Laser Doppler imaging as a tool in the burn wound treatment protocol[J]. Wideochir Inne Tech Maloinwazyine, 2014, 9(1): 24-30. DOI: 10.5114/wiitm.2014.4027310.1053/j.ajkd.2012.09.020.
[15]
PeetersW, AnthonissenM, DeliaertA, et al. A comparison between laser-doppler imaging and colorimetry in the assessment of scarring:" a pilot study" [J]. Skin Res Technol, 2012, 18(2): 188-191. DOI: 10.1111/j.1600-0846.2011.00552.x10.1053/j.ajkd.2012.09.020.
[16]
StewartTL, BallB, SchembriPJ, et al. The use of laser Doppler imaging as a predictor of burn depth and hypertrophic scar postburn injury[J]. J Burn Care Res, 2012, 33(6): 764-771. DOI: 10.1097/BCR.0b013e318257db3610.1053/j.ajkd.2012.09.020.
[17]
WhitingPF, RutjesAW, WestwoodME, et al. QUADAS-2: a revised tool for the quality assessment of diagnostic accuracy studies[J]. Ann Intern Med, 2011, 155(8): 529-536. DOI: 10.7326/0003-4819-155-8-201110180-0000910.1053/j.ajkd.2012.09.020.
[18]
邬兰张永曾宪涛. QUADAS-2在诊断准确性研究的质量评价工具中的应用[J]. 湖北医药学院学报201332(3): 201-208. DOI: 10.7543/j.issn.1006-9674.2013.03.00410.1053/j.ajkd.2012.09.020.
[19]
WadeR, CorbettM, EastwoodA. Quality assessment of comparative diagnostic accuracy studies: our experience using a modified version of the QUADAS-2 tool[J]. Res Synth Methods, 2013, 4(3): 280-286. DOI: 10.1002/jrsm.108010.1053/j.ajkd.2012.09.020.
[20]
张天嵩钟文昭. Meta-DiSc软件在诊断试验Meta分析中的应用[J]. 循证医学2008, 8(2): 97-100,108. DOI: 10.3969/j.issn.1671-5144.2008.02.01010.1053/j.ajkd.2012.09.020.
[21]
王丹翟俊霞牟振云. Meta分析中的异质性及其处理方法[J].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2009, 9(10): 1115-1118. DOI: 10.3969/j.issn.1672-2531.2009.10.01310.1053/j.ajkd.2012.09.020.
[22]
张俊徐志伟李克. 诊断性试验Meta分析的效应指标评价[J].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2013, 13(7): 890-895. DOI: 10.7507/1672-2531.2013015610.1053/j.ajkd.2012.09.020.
[23]
王紫霞汪其贤曾红兵. 抗C1q抗体对中国人群狼疮肾炎诊断价值的Meta分析[J].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201515(8):914-921. DOI: 10.7507/1672-2531.2015015410.1053/j.ajkd.2012.09.020.
[24]
RiordanCL, McDonoughM, DavidsonJM, et al. Noncontact laser Doppler imaging in burn depth analysis of the extremities[J]. J Burn Care Rehabil, 2003, 24(4): 177-186. DOI: 10.1097/01.BCR.0000075966.50533.B010.1053/j.ajkd.2012.09.020.
[25]
HoeksemaH, Van de SijpeK, TonduT, et al. Accuracy of early burn depth assessment by laser Doppler imaging on different days post burn[J]. Burns, 2009, 35(1): 36-45. DOI: 10.1016/j.burns.2008.08.01110.1053/j.ajkd.2012.09.020.
[26]
ErbaP, EspinozaD, KochN, et al. FluxEXPLORER: a new high-speed laser Doppler imaging system for the assessment of burn injuries[J]. Skin Res Technol, 2012, 18(4): 456-461. DOI: 10.1111/j.1600-0846.2011.00593.x10.1053/j.ajkd.2012.09.020.
[27]
PapeSA, SkourasCA, ByrnePO. An audit of the use of laser Doppler imaging (LDI) in the assessment of burns of intermediate depth[J]. Burns, 2001, 27(3): 233-239.DOI: 10.1016/S0305-4179(00)00118-210.1053/j.ajkd.2012.09.020.
[28]
NiaziZB, EssexTJ, PapiniR, et al. New laser Doppler scanner, a valuable adjunct in burn depth assessment[J]. Burns, 1993, 19(6): 485-489.
[29]
WalterSD. Properties of the summary 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SROC) curve for diagnostic test data[J]. Stat Med, 2002, 21(9): 1237-1256. DOI: 10.1002/sim.109910.1053/j.ajkd.2012.09.020.
 
 
关键词
主题词
烧伤
Meta分析
诊断
激光多普勒成像
创面深度